桔子桔子不在家

末日曙光同人之刘砚和蒙烽的相恋五周年纪念日

“刘砚,朝镜头看。”

蒙烽闻言转过头去,赫然便见一个清秀大学生正穿着学士服,对着相机歪着头微笑。

另外一个学生正在为他拍照,夕阳的金黄铺在刘砚的头顶上,投射着日暮余辉的光影,微风穿过帽子的流苏,又轻轻吹过他的脸,清澈的眼,红润的唇,洁白的齿,下颌骨线条优美,最后栖在翠绿的叶子间沙沙作响。

蒙烽仿佛看见一整个夏天。

刘砚也看见了蒙烽。他站在高处台阶上,满脸期待地从远处望着自己,一双黑眼睛里波涛汹涌,犹如烈日下闪光的宝石。

刘砚想起小时候蒙烽每天都找他玩,有次刘砚故意逗他,抓着个绿虫子说要蒙烽吃了它,才和他玩,结果蒙烽真吃了,当时就肚子疼送医院了。后来刘砚得了爸妈一顿教训,就被拎着去医院看蒙烽,刘砚挺不好意思,蒙烽说:“说话要算数,你得天天来和我玩。”

刘砚心想简直和个傻子一样。

高中毕业后,蒙烽参军,刘砚大二那年去德国做交换生,回国后保送研究生。

今天也是他们相恋五周年的纪念日。

“怎么不过来。”刘砚故意冷冰冰道,上次他们见面还是在半年前。

“你就不能对我温柔点啊,老子好不容易请到假来参加你的毕业典礼,看见我你不开心吗?你过来!”话落,蒙烽却先抬腿走过去。

刘砚压低了声音,话中带着怒气:“来之前为什么不打个电话!”

两人对视,蒙烽挠了挠头:“砚砚,吃饭了吗?”

刘砚想说可别这么喊我,又不是小孩了,瞪了他一眼,回道:“吃了。”

“没有吃菜吗。”

“……”

那瞬间刘砚觉得他男朋友可能是个智障。

蒙烽莫名有点紧张,他情不自禁伸手想摸摸刘砚,却又收回手。

蒙烽如刀刻的脸部轮廓英俊得令人屏息,额头上布满一层细细的汗珠,他就笑着看刘砚。

刘砚心中蓦地升起一股难以遏制的冲动,只想吻一吻他。

蒙烽也在紧盯着刘砚看,看他傲娇的表情,看他柔软红润的唇,就像着了魔一样的,良久,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似的,凑了过去,刘砚下意识地一偏头,唇角传来一个温软的触感。刘砚瞬间炸毛,眼睛瞪得老大,这是在学校啊!刘砚又羞又有点恼,狠狠瞪了蒙烽两眼,转过身就想先跑。

蒙烽拉住他,笑道:“哟!害羞啦!看你刚才的表情就是想让老子亲你。”

“那么多人!脸呢!”

“哈哈哈哈,你嘴巴真软!”
 
“带你去吃饭。”蒙烽终于握住了刘砚的手。

阳光穿过茂密的白杨树叶,斑驳的光影落在他们的身上。

二人十指紧扣,就像他们还在念高三谈恋爱那样,刘砚做前排,蒙烽坐后面,刘砚想他了,总会靠在椅子上晃一晃,把手伸下去,蒙烽趴在桌子上,从课桌下牵一牵刘砚的手。

刘砚回寝室脱掉学士服,换了一件白衬衣扎进裤腰里,腰背看上去格外挺拔。

两人在学校附近餐厅,点了菜,一人一根肉骨头抱着啃,啃了一会儿,蒙烽仿佛思考了很久,下了个结论:“活了二十年,终于知道狗为什么啃骨头的时候要歪脑袋,能使上劲!”

刘砚听得大笑,差点把茶水喷出来。

“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吃完饭后,蒙烽神秘兮兮说。

日薄西山,天边传来几抹绯云,二人打了一辆出租车出城,半个小时后,顺着陡峭的山势,一座金碧辉煌的酒店依坡而建造,高低错落有致。

夕阳从楼顶转来,投下千万缕金光,院中种满了高大梧桐,叶若碧云,流动着细碎的滚滚波光,山风穿林过,沙沙作响,伟仪出众。

 “这……”刘砚站在院中,震惊了:“你哪里来的钱?到这么贵的地方开房。”

“老子的军饷!”

“滴。”蒙烽并没有去前台办理住房登记,而是从裤兜里掏出一张卡,熟悉的开了电梯门。

这家伙还提前做了准备?果然,门开后,刘砚哇的一声叫了出来,声音充满惊喜。

房间内布满了粉色紫色玫瑰,香风阵阵,黑暗中,装饰圣诞树用的LED彩灯缠绕在玫瑰花枝之上,一闪一闪,五彩缤纷的,十分梦幻。

还有单独浴室,带了个小阳台,一张大床。空调设置的温度是18度,正在呼呼的往外冒凉气。

“搁哪学的?”刘砚难以置信地问。

“喜欢吗?”蒙烽脸红了。

刘砚望着蒙烽那写满“求表扬求夸奖”的脸,这个一向不懂浪漫审美成迷的家伙,到底哪里学来的这种招数?

他还看着刘砚,锲而不舍地继续问:“你喜欢不?”

刘砚眯起来的眼睛里闪着不一样的光。当然喜欢啊。

虽然是烂大街的俗招数。

蒙烽伸手抱住了刘砚,一手捏着他的下颚,俨然一副流氓的痞样,调戏刘砚:“喜欢那就让大爷亲一口。”

刘砚一巴掌拍掉他的手:“滚。”

“在部队里,每天晚上想你想得睡不着。你这撒娇的样子真可爱。”

刘砚听得脸红:“你别说了。”

彼此之间呼吸可闻,嘴唇渐渐贴近,他们接了个蜜吻。

刘砚轻轻喘息,从蒙烽肩前抬起头。

蒙烽握着刘砚的手,在安静的房间里轻轻地叫他:“砚砚?”

“嗯?”

他紧了紧手指,眼睛直直望着刘砚的眼睛里,“我爱你。”

刘砚心跳似乎是停了一下,继而加速跳动起来。他定定地看着面前帅气的情人,隔了老半天才以同样的音量说:“我也一样。”

像是期待已久的等待得到了回应似的,蒙烽呼吸急促起来。

刘砚紧紧抱着蒙烽的腰,把脸贴在他的肩上。

他们在一起五年了,那天是他们第一次对彼此郑重表白。

蒙烽把他抱起来放到床上,按着他,低头端详他,两人安静对视。

 “在想什么?”蒙烽问。

 “真要我说实话吗?”刘砚注视蒙烽,从他清澈的瞳仁倒映中看到了英俊的自己。

那眼神让蒙烽感觉到刘砚非常爱他。

蒙烽抱住刘砚,整个人压他身上,侧头在他耳畔,嗓音沙哑:“我又不想听了,我现在只想干你。”

气氛变得越发缠绵,就在这个时候,咔嚓一声,冷气停了。

蒙烽:“……”

房内LED彩灯拼命散出热量,七月流火,外头三十八度高温,不一会热浪滚滚袭来。

蒙烽眉头紧拧,现出一个帅气的川字。

高中的时候,蒙烽向刘砚请教正弦函数、余弦函数怎么解,刘砚讲解给他,蒙烽认认真真听了半天也不得其法。那时候他的眉头就是这样现出一个川字,刘砚一直觉得又傻又帅。

越来越热了。

刘砚还被压在下面,频频擦汗:“你一身汗味!把那灯关了!”

蒙烽闻了闻自己的肩膀胳膊。

 刘砚推他:“先去洗个澡吧。”

 “嫌弃老子了?”蒙烽站了起来,居高临下,怀疑地看刘砚。

“没有!”刘砚愤怒的反驳道。

蒙烽热得像只大狗般呼哧喘气,骂骂咧咧的地扒了上衣,一脸烦躁地拨通了前台电话。

刘砚坐了起来,看着蒙烽赤着上身,一身瘦削有力,棱角鲜明的肌肉,十分好看。

不一会酒店值班经理来了,文质彬彬的道歉。

“你们酒店在搞什么!空调吹着吹着就坏了,这就是你们的服务!我要投诉你!”蒙烽怒吼道。

经理显然没想到眼前这年轻男孩会这么强硬,刘砚也讶异于对待不相干总是冷漠的蒙烽会发这么大脾气,而且出乎意料地不留余地。

经理又道歉,蒙烽冷冷地说:“对不起,我很难接受你的道歉。这个事破坏了我所有的计划,你能让我在我们相恋五年的纪念日这天,我的庆祝计划重来一遍吗?”

经理一边接着道歉一边让人打电话去催修空调的工人。答复是还在路上。

蒙烽丝毫不让,强势地一定要个说法。经理最后答应给他们换一个房间,并且是在楼顶的贵宾区,提供更大的房间和更高级的服务。

刘砚正想立刻答应下来,因为那个贵宾区房间的价位要比他们订的房间高三倍,而且有很多吸引人的服务,根本不是他们穷学生穷当兵的负担得起的。

蒙烽却转过头很认真地询问刘砚:“你愿意换房间吗?或者我们可以立刻换一家酒店。”

刘砚看着他,点了点头,“……我愿意。”

蒙烽这才转头看经理,“好吧。”

新房间的豪华让刘砚叹为观止,刘砚走到了落地窗边,拉开窗帘,凉风习习之夜,月光温柔的洒了进来。蒙烽表情波澜不惊。

刘砚打量他,以极低的声音喃喃道:“我好像刚认识你呢。”

蒙烽看刘砚, “什么?”

刘砚挑了一下眉,笑了笑:“没什么。”

蒙烽走了过来。猛地箍住刘砚,把他推到窗户的玻璃处,从后面紧紧抵着他,温柔低沉的声音传来:“小帅哥,猜猜我给你买的什么礼物?”

刘砚笑了起来,扭过身子,对着他认真说:“AK-47突击步枪。”

蒙烽装出一副凶残的表情:“你会害的老子坐牢的!”

那天酒店还送了一个好吃的小蛋糕,这个时候蒙烽终于从裤兜里拿出了他准备好的礼物。

一对白金戒指。

刘砚猜得一点也没错,没有经过精心包装,连个盒子也没有。

然而他真的很喜欢啊。

蒙烽说:“等我退伍后,我们就去美国结婚。”

刘砚听到这话,不禁一颤,抱着蒙烽,把头埋在他肩畔。

“好。”刘砚低声回答,声音带着无尽的眷恋和欣喜。

拉灯!

评论(36)

热度(81)

  1. 微凉桔子桔子不在家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桔子桔子不在家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桔子厉害啦!为你打call